轻装上阵青奥向运动教育大步迈进

网址:http://www.beinstep.com
网站:快乐彩票

  

轻装上阵青奥向运动教育大步迈进

   在教学训练方面,青奥马术开发出了一套系统的课程体系,根据儿童及青少年的不同年龄、体能情况设定了趣味与专业化的训练课程,分为启蒙课、基础课、通级课、专项课四个阶段的教学内容。按季度每三个月进行一轮测试,目的是让家长看到孩子的进步,让孩子有一个时间节点,看到自己的进步。启蒙课阶段旨在让学员认识马术、理解马术,通过该阶段的学习让学员确定自己是否喜欢骑马;基础阶段的训练难度从趣味性向专业化逐级上升;通级课是根据北京马协和中国马协的通级赛而设置的一些加强训练;专项课阶段被称为该“金字塔”教学体系的塔尖,到达该阶段的学员能加入青奥骑士队。青奥骑士队的队员每周都会定期接受专项提升训练,并有机会代表青奥打比赛。 青奥运动教育的核心定位是教育机构。前国际奥委会主席胡安. 安东尼奥. 萨马兰奇( Juan Antonio Samaranch)曾经说过,运动应该是有一些休闲性质在内的,是休闲运动教育。休闲运动就是让参与者能够通过休闲体验,在娱乐的过程中得到自然的身心提升和发展,而不是为了竞技,为了取得名次。” 青奥将自己定义为服务型的教育机构,以马术为载体,实现运动教育。与其他俱乐部不同的是,青奥马术没有在场地和硬件设施上投入大量资金而是采取“优势互补”的策略,与其他已有完善的教学场地和设施,但是在社会化服务方面缺少经验的俱乐部合作。“这个可以叫我们的软实力,这个差异化就是我们的核心竞争力。”赵春明说,“这种合作的形式就省去了很多硬件上的投入。我们充分利用自己团队在教育教学方面的优势,集中精力开发出我们自己的训练与服务体系,最后又融汇到我们的管理体系当中来,这就是我们跟其他俱乐部的不同之处。” 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筹备,组建团队,做运营方案以及市场调研,赵春明花了近半年的时间才最终决定青奥运动教育将通过六大项运动来实现,即马术、击剑、高尔夫、赛车、游泳和滑雪,其中马术是青奥运动教育的核心项目。 基于此,青奥马术力图让马术课程实现标准化教学:给孩子上课不仅仅让孩子学骑马,上马之前还安排有军事体能训练,为让孩子有自律意识和纪律意识,并能够在体能上得到成长;然后才是上马骑乘;训练结束还会进行总结与分享——此三步是青奥马术课程的最原始的设计。在青奥马术团队里,赵春明是运动教育的倡导者;有多年高尔夫运动推广经验的张远是运动教育的执行者,负责团队建设和运营;有多年教育工作经验的赵红老师主要负责教务、科研和行政;刘德鹏担任军事体能训练的教官,不仅仅负责孩子的体能训练,还负责教练的军事训练。 在快速发展阶段,青奥也面临着一些问题。一是教练人才短缺且素质参差不齐。青奥马术的教练分为三个层级:初级教练员在给学员进行教学之前需经过青奥马术的轮岗实习培养模式,以及相应教学体系的资格认证;第二个阶段的教练员是已有几年的从教经验,有管理思维,并且认可青奥的理念,他们除了教学以外,同时能够根据教学体系对教练进行培训指导;三个层级是一些资深教练,这些教练往往会对各家俱乐部进行比较筛选,如果不认可青奥的管理模式,往往会心理不平衡而产生抱怨情绪,甚至离职。 二是由于每一个孩子的诉求不一,并且学员数量快速增长而教练员却无法及时到位,在匹配教学上就难以顺利实现。学员不多的时候,教练们会抢着给学员上课,在学员多了之后,就出现了教练挑学员,挑时段的情况。青奥曾经想过多种管理方法,比如停课一周,但实际上停课不但没有起到作用,反而引来不少学员家长的投诉抱怨。为实现教学质量、教学素质上的提升,青奥加强了教务管理,每周开备课制会议,以及增加学员家长的听课制等措施。 基于赵春明的教育情怀,青奥还设置了“运动教学奖学金”,通过该奖学金为学员们设立学习目标。凡代表青奥参加比赛的学员,都会获得100-3000元不等的奖金,但要求学员不得将奖金用在买零食和吃喝玩乐上,而要用在学业上。往往获得奖学金的孩子都把钱用在了马身上,给马买装备、胡萝卜和教具,购买的学习用品很多也都跟马相关。 对于任何快速发展的行业来说都是机遇与挑战同在,从成立之初青奥就在发展的过程中以远见的视野实践着,以虚心的态度学习着,从不回避问题,也慷慨地分享其积累的累累经验硕果。在采访的最后,张远表示,“青少年马术的开局形式很乐观,担心的是,有些马术俱乐部并不是那么喜欢马,没有把马术放在实现教育的定位上,而是当成是噱头,更多的是去争取自己的机会,难免会对行业的发展造成负面影响。虽然我们所做的也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但青奥运动体育始终以培养青少年的动手能力、独立能力、表达能力、爱的能力和美的能力为初衷,不断探索,不断修正,希望与大家一起共同搭建中国马术的发展基石。” “青奥就是教育企业。”赵春明说,“这跟我有关,跟我们团队的这些人有关。”赵春明曾从事教育工作多年,又在媒体行业以及体育总局工作了一段时间,这三段工作经历,让他对体育、对马术有了更深刻的认识。“我发现国家在改变,从最初的应试教育,到后来的素质教育,到后来的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以及家庭教育三方面都在做出改变。到现在我们看到,社会教育和家庭教育在倒推学校教育的领域。”基于多年来对运动体育的关注,包括亲身经历,以及教育的情怀和理想,赵春明决定从社会教育入手帮助推进教育体制的改革。 从2015年2月份位于北部的北体大马术训练基地开始对外招生,到2016年8月与多美达成合作,再到同年11 月设立军典校区,两年内青奥马术在京已经形成了北、东、西“三面环嗣”的格局。这样的发展速度让人感叹马术青少年市场的火爆,然而赵春明却回答说,“不是因为那么火,而是因为我们业务发展的布局,做什么事都需要一件件做,多点同时开更理想。我们的服务半径、覆盖区域:体大在北面,是北京北部地区的校区;多美在东面;军典在西面;我们今年还要在南面再设一个校区,还在筹备当中。这样我们就能在北京城东西南北全面覆盖马术训练与服务的网络。”除了这三家校区,青奥还在广州天麓马术俱乐部新设了校区,目前四所校区内学员总人数已达千余人。 青少年马术教育是马术的未来,《马术》杂志见证了青奥马术的成长与发展,关注马术,关注未来。 从一开始学习马术就能近距离接触到高端骑术,对于这些青少年们来说实在是幸事,促成这“良缘”的便是青奥马术。青奥,即青少年奥林匹克的简称,发心于创始人赵春明对奥林匹克精神的认识,对运动教育的认识,“体育本身就是教育,奥林匹克更是教育。 在教学马方面,青奥马术据孩子的年龄及训练内容来匹配不同级别马匹,教学马等级分为迷你马/Pony 马(启蒙课训练);国产马(基础课训练);半血马(通级课训练);温血/纯血马(专项课训练)。各级别的马匹由不同水平的教练进行日常调训,保证教学的适用性和安全性。 在北京体育大学中国现代五项马术训练基地、多美国际马术中心以及八一体工大队军典马术训练基地,在高阶骑手们的训练场旁边都有一片属于儿童的马术训练区。一边是英姿飒爽的大骑手们不断挑战高难度骑术,另一边是半大的孩子们骑着萌萌的小马,大骑手给人振奋,小骑士予人希望。这样的场景每每让人联想起足球赛的入场仪式——每位球星都手牵一位足球少年在万众欢呼中走入绿茵场…… “青奥营地教育是以运动教育为目标发起的,在把马术作为核心项目之前,我们在一开始的立项上就要往这几个项目上去发展。”赵春明说,“我们会有一个非常完善的模式,除了经营模式之外,我们还有一些运营、教学,包括实施的管理体系。在接下来,我们把这边的工作完成之后,为实现运动教育的目标,还会增加高尔夫、游泳、滑雪和卡丁车这些项目来扩展青奥运动教育的整个领域。这是我们和单纯的马术俱乐部的另一个明显区别。” 把马术作为核心项目除了因为其不仅有运动价值,体育价值和文化价值外,还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基于人的自然属性,孩子们愿意回归自然;二是小朋友的心理需求,愿意跟小伙伴,跟马在一起。青奥马术通过马术训练实现对青少年的运动教育的目标,即身体目标和心理目标(包括人格、意志、Chloe Chubb正在展示博客:Francis首次亮相,品质等),及至于形成一种运动品格,一种精神。 在马术技术领域,青奥以外教优先,聘请外教担任技术总监,各个校区执行外教的国际化课程。启蒙课和基础课主要依据法国的Galop 教学体系;通级课严格执行中国马协和北京马协的考核标准;障碍专项课按照德国的训练方式,舞步专项课则依循法国和西班牙的训练体制。“我们用一个开放的学习心态、科研心态,形成了我们青奥自己的服务体系、运营体系和培训体系。青奥在成立之初,远学海澜,近学天星,与海澜和天星建立了学习交流的机制,互相走访,互相学习。”赵春明说,“这些标准也好,体系也好,我们慢慢要形成既要有国际经验又要符合中国国情,符合我们的定位与社会化服务的布局平衡。”各校区的专项优秀学员会调往多美校区,进入德国马术大师卢德格·比尔鲍姆的世界马术学院,或者进入青奥在法国的定点训练基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快乐彩票_快乐彩票网_快乐彩票平台-凤凰总代理 »轻装上阵青奥向运动教育大步迈进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天空彩票与同行 新浪网新闻 腾讯新闻 百度新闻 幸运28彩票 九号彩票网 凤凰彩票手机客户端 江苏快三